老和网 > 文章资讯 > 正文

 

广场舞“四问”

 


 
一问:"国标"会否在长沙推广?”长沙“大妈”:“我们会去学,但要比其他城市跳得辣”
  
  4月7日,长沙春雨绵绵,水雾蒙蒙。黄昏时,雨停了,天空露出了一丝笑容。长沙上东莱克辛顿小区的“大妈”们便抓住这一有利的“时机”,在小区三角形的广场上伴随着《小苹果》《中国美》等“神曲”的旋律尽情舞起来。
  
  这个广场并不宽敞,但只要天气好,每天早晨和黄昏,总会聚集一批“大妈”在此热舞。逮住一个间隙,记者问一位“大妈”:“你们今天跳的《小苹果》是不是"国标"?”这位“大妈”莞尔一笑,说:“今天跳的动作还是以前自己琢磨出来的,我们对新的动作还不了解,但听说这几天就会有老师来领舞。”
  
  据新华社报道,国家体育总局首批推出12套广场舞“国标”是从民间征集到的259个广场舞作品中精选而出。记者从推广光盘中看到,入选的12套广场舞包括人气很高的《小苹果》和《最炫民族风》,此外还包括《站在草原望北京》《中国美》等。推广光盘中,每一段都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示范领跳。另一部分是讲解,非常详细。对于已经有了跳广场舞基础的“大妈”们来说,学起来应该不会很难。
  
  早在2013年12月,长沙市就成立广场舞协会。眼下,该协会正致力于推广广场舞“国标”。"国标"动作简单,运动量适度,所选背景音乐都是大家熟悉的音乐,很接地气。”该协会所属芙蓉区分会林教练告诉记者,这12套广场舞节奏比较欢快,蛮适合各种类型的人群。比如节奏感强的《倍儿爽》和《广场style》动作幅度大,比较适合青年人,而节奏舒缓的《中国味道》《站在草原望北京》则比较适合中老年人。“由于动作简单,一般跟学三四遍就能学会。”
  
  林教练说,长沙的广场舞曾经在全国蛮有“名”的,除了“国标”推荐的舞曲都跳外,长沙“大妈”们自己编舞的《浏阳河》《卓玛》等多次在各种广场舞比赛中获奖。“我们会去学"国标",但不会满足于"国标"的那些动作,我觉得跳广场舞本来就是为了释放身心,没必要拘泥于动作的统一和规范,大家觉得适合自己就行了。同时,我们要跳出地方特色来。长沙是一个火辣辣的城市,我们当然要比其他城市跳得辣!”
  
二问:“什么人在跳广场舞?”长沙“大妈”:“我们队伍中的年轻人多的是”
  
  人都有扭动的欲望,人类最早产生的艺术是舞蹈,而广场舞则是名副其实的“舞之母”。它可以是拉丁、华尔兹、恰恰、森巴肚皮舞,总之只要随着节奏摇摆起来就行。鲁迅说过,美的享受的特殊性,即在直接性。在没有广场舞之前,舞蹈成了少部分人的专利;有了广场舞之后,门槛没了,不管你是动作娴熟行云流水,还是舞姿呆板别别扭扭,都能获得快感。
  
  广场舞的核心价值在社交和健身。在家带孩子憋了一天的中老年人,总算可以找个机会出去了,可以极大地缓解孤独感,同时达成健身的目的。很多广场舞的参与者一旦跳上了,往往欲罢不能。62岁的林教练说,她现在已经不能离开跳舞了,“若是一天不跳,就觉得全身不自在,非得去广场上扭几下才舒坦”。
  
  连日来,记者走访了好几个小区,发现每个小区广场上都活跃着广场舞“大妈”的身影。但记者注意到,队伍中不乏青春少女的身影,甚至还可以见到舞动正酣的“小鲜肉”。
  
  自从去年夏天以来,就有一位帅小伙活跃在长沙夏威夷碧水春城小区前广场上跳广场舞的“大妈”中。这个叫孔淇小伙子,已经在这里连续跳了好长一段时间了,在以中老年人为主要成员的广场舞团中,他成了惹眼的“明星”。他的加入,不但为“大妈”们带来了很多乐趣,也俨然成了“大妈”们的引以为豪的话题。
  
  孔淇是江苏苏州人,他初来长沙打工时曾经一度感到很是孤独。说:“广场舞嘛,就是健身啊,很多人都可以跳,年轻人当然可以跳啊!”因为坚持跳广场舞,他的体重已从肥胖变成了正常。“更重要的是认识了很多人,心情也比以前好多了,真切地感受到了长沙的温暖。”
  
  “通过跳广场舞,拉近了小区居民的距离,这是我当初参加跳舞队时没有想到过的。”林教练毫不避讳地坦陈,很多人看不惯广场舞,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加入到我们队伍中的年轻人多的是,不要以为跳广场舞的人只有像我这个年纪的娭毑,还有不少叔叔伯伯,大哥大姐,甚至十来岁的中学生。跳广场舞可以锻炼身体、排遣寂寞,也不需要花太多的钱,还能有什么娱乐活动比这释放压力更好?”林教练预言,今后,通过跳广场舞释放压力的人“肯定只会更多”。
  
三问:“谁在反对跳广场舞?”长沙“大妈”:“如果跳个舞都不准,找谁去诉苦?”
  
  广场舞风靡的背后,跳舞者与“反舞者”长期的拉锯战。
  
  上东莱克辛顿一位住户抱怨:“小区里的广场舞声音经常开得跟鞭炮一样,几乎每天晚上吵得要死,下班回家已经累得够呛了,想洗个澡舒舒服服看个电视,就只听到外面跳舞的音乐声音,一堆老歌不停地放来放去,都快产生幻觉了。我一个上班族就不说了,人家搞学习的小孩,这个样子还能集中精神么?”
  
  同在该小区一位住户的孩子今年读高三,眼看就要高考了,孩子爸不无担忧地说:“真不知道这群人在高考期间会不会停止跳舞?”
  
  跳舞讲究气氛、跟对节奏,跳广场舞者多是中老年大妈,她们听力本就不如年轻时,加上在空旷地段跳,音乐声尽量开到最大。记者调查发现,绝大部分以小区为根据地的广场舞队伍,都会因噪音扰民闹出纠纷。
  
  反对跳广场舞的人,理由无外乎影响孩子学习和家人休息。但反对者有无奈的地方:没有通畅的维权渠道。当下,城管管经营性的噪音污染,环保管工业性的噪音污染,两者都和广场舞不搭边。如果求助小区物业部门,那等于没求助。“你想想,手心手背都是肉,叫我们如何管?”一位小区物管一脸无奈地说,跳广场舞的是小区业主,反对跳舞的,也是小区业主。“我们每次有业主投诉广场舞扰民,都会进行劝导调解,唯一的办法就是将音响关小些”。
  
  也有小区物业表示,跳舞的都是上了年纪的“大妈”,根本就得罪不起!“你上前去说她们,一大群人围过来。而且不可能禁止她们在小区跳,她们是业主,在小区跳舞是她们的权利。”
  
  林教练承认,跳广场舞确实扰民,就连她家的“老头子也嫌声音太吵了”。“但是,那些反对者是否也能体谅一下我们这些上了年纪的人?老年人的娱乐活动本来就少,如果跳个舞都不准,甚至被认定为一种"公害",那我们又找谁去诉苦?”
  
四问:"国标"的推广能否缓和矛盾?”长沙“大妈”:“我们会来一个自觉地规范”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广场舞队就有一千种跳法。可以说,发源于民间的广场舞一直在被“大妈”不断地革新。热衷于跳广场舞的长沙“大妈”在服装和装备上舍得投入。“据我了解,有的舞蹈队为了跳一支舞就要投入上千元。”林教练说。
  
  从审美的角度来说,“国标”广场舞未必就高于民间原生的广场舞,现在毕竟不是全国只有几部样板戏的年代,不过,广场舞“国标”本身并不带强制性,不太可能损害后者的多样性和地方性。更何况,“国标”的真正价值,其实并不在于审美,甚至不在于促进全民健身,而在于它的社会调节功能。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广场舞的口碑呈两极化,它被一些人当作日常生活的最大乐趣所在,同时又被另一群人视为噪音扰民的头号公害。可以说,它是城市文明发展进程中的一个“特色病”:社会趋于老龄化,老年人的数量急剧增长,而与之相对的是城市空间的相对逼仄和文化设施的匮乏与严重不配套。在这样的背景下,老年人的精神文化生活与其他人的生活空间势必出现冲突。
  
  林教练认为,广场舞“国标”意不在酒,“它想管住的,不只是舞姿,而是如何进一步规范广场舞行为”。广场舞者固然有在公共空间健身娱乐的权利,而其他人同样有不被过分打扰清静的权利,但当两种权利发生矛盾,相互冲突时如何化解?目前似乎难有令人信服的办法。
  
  可以想见,“国标”一出,“大妈”们便由此获得了“名分”,可以“理直气壮”地跳起来了。但那些塞着耳塞度日的居民也大可不必两眼一黑为此忧心忡忡,因为权利和义务是对等的,广场舞也会因此受到更多的相应的规范制约。林教练认为,随着长沙社区公园的增多,跳广场舞的地盘也相应得到了扩展。“我们现在跳广场舞也不像以前那样疯狂和放肆,会尽量避免不去扰民。我想,随着"国标"的推广,我们会来一个自觉地规范。”
  
  “所有关于广场舞的负面评价,都是指责跳舞者只图自己快活而不在乎公共利益。”林教练表示,"国标"有利于引导广场舞健康发展,也能让参与者以对社会负责任的方式跳舞。我相信,今后因跳广场舞引发的纠纷会越来越少。”
 

 

下一篇:近百支舞队报名角逐广场舞冠军 上一篇:学广场舞的10个诀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