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老和网悦读频道!我们还推荐你访问: 广场舞视频大全 广场舞蹈网 老和部队

十四岁的歌

老和网美文欣赏悦读 Feb 03, 2015
  我从未叫过他哥,因为从小到大,我们的见面不过三四次。十一岁之前,我从未见过他,甚至不知道我会有这么一个堂哥,一个只大我三岁,却没见过一次面的堂哥。
 
  那一年是冬天,我第一次去奶奶家,认识了很多陌生的人,其中包括他,二叔领我到他面前,我只是笑了笑,没敢开口叫他,在我印象中,因为一直是最大的一个孩子,所以独立意识和自主意识很强,从不轻易叫哥或姐,更何况和他素未谋面。在奶奶家待了两周,那里的冬天比家里更冷,我们住在一个大院里,屋子与屋子之间只有一堵墙,他住东屋,我住西屋,而即使就是住在一个院子里,我们的接触也还是很少,除了每天晚上大家聚在一起吃饭时能看见他,其他时间里,他总是呆在屋里或早早的不知去向。
 
  那年,他十四岁了,他很傲,总是和二叔吵架,有时一气之下摔门而出,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平常也总是冷冰冰的,话题也不肯多说几句,我一点也不喜欢他,但他在面对我们这些妹妹是微笑着,笑得很好看,比起他和二叔吵架时的冷酷和成熟来说,笑着的他更像一个十四岁的孩子,只有十四岁的脸,才可以一笑倾城,或许只有他笑的时候,我对他的厌恶才可以降低一点。
 
  听二叔说,他学习很不好,经常在外面和同学打架,有时甚至很晚都不回家,还玩笑似的说他养了一个三科都考不上一百分的逆子,二叔叹了口气,在场的几个孩子都笑出了声,而只有坐在一旁看电视仿佛对一切都不在意的他,脸色越来越暗,眼睛早已不在电视荧屏上,而比他的脸更黑,这种表情,像是电视里嗜血成性的杀手一样,在他十四岁干净而又纯洁的脸上。
 
  他没有对我说过太多的话,我一点也不了解他,他留给我的除了偶尔泛起的微笑,其他的都是一个问题少年的形象,他冷的像座冰山,让所有人都无法接近。两周后,我离开了,我总是在想:他的十四岁,究竟是怎样的?
 
  两年前,他到我家过寒假,天气很暖和,一年不见,他像是又长高了好多,每次说话都只能抬头狠狠的望着他,我有些不甘,只见他的脸上又泛起一年前那熟悉而又陌生的笑容,让我忘记了曾在二叔口中充满叛逆与戾气的他,是因为一年的时间,足以让一个人改头换面吗?
 
  他真的变了好多,爱说话,也更爱笑了,一头斜刘海恰至的错落过眼睛,洋溢出了他十四岁的青春年华,一年不见,我不再那么讨厌他,我们之间的交流和沟通也多了起来,那一次我发现,如果可以少些冰山,他其实也可以是阳光下的美少年。
 
  寒假结束了,他便回去了,是凌晨6:30的火车,平常习惯赖床到中午的我早早的起了床,迎着冬天特有的晨风,一路送他到车站他是一个人来的,爸爸说怕他一个人不安全,想送送他,他拒绝了,之后便一个人带着行李上了车,临走前,跟谁也没说话,我也只是在站台上看着他在车厢拥挤的人群中渐渐没了身影,像是突然间失去了什么一样,竟有种荡气回肠的感觉,他,会去到哪儿?
 
  十四岁的他,翻天覆地的变化,是冰山融化,还是心境开阔,像阵雨转晴一样来去匆匆,去留无痕?
 
  就在那一年夏天,我十二岁了,他来我家住了一周。我的生日就在那不久,有一天,他带我去了山下的河边,那里的午后清新宜人,夏日,有山,有水,还有清风,这是城区里见不到的景色。
 
  我们坐在河边,一个十二岁,一个十四岁。
 
  我找了好多鹅卵石,白色的、绿色的、蓝色的捧了一手,恰是最大的快乐。他突然眼睛一亮,从河里捞出一块石头,石头圆圆的,有一圈一圈的光斑,很精致,他转身对我说:“送给你,十二岁的礼物。”我不解,认为他抠门儿,这份礼物没有我想象中的漂亮,反倒竟连我手中也不如,他停顿了一会儿,接着说:“因为,它与众不同。”我还是很开心,毕竟,那是哥送给我的第一份礼物。
 
  我把它放在一个小木匣中,静静地放着,谁也不舍得看••••••直到••••••
 
  “他怎么能这么任性,连家里人都不告诉一声就走了,他要去哪儿,他能去哪儿?”爸在客厅里生气的踱步,原来,二叔打电话告诉爸,他走了,去广东了,就在那个夏天后不久。二叔认为也许他会告诉我们他去了哪,但是,他谁也没说起,一个人趁大家不注意就悄悄溜走了。
 
  他中考没考上,最多进一个三流中学,我以为他是害怕大家的责备和嘲讽才走的,于是我转身冲向房间,打开柜子里锁上的木匣,拿出了那块石头,一口气跑到了山上,面对着那条河,把石头扔了出去,他,为什么会这样?是因没有勇气面对我们所以要选择逃避吗?广东,那个陌生的烟火城市容得下他吗?
 
  他的号码换了,我再也联系不到他,两年后的时间里,他再也没回来过,连春节也不给家里打一个电话,只记得他唯一一次和二叔联系时只说了一句:“我在广东,现在很好,不要担心。”一阵长音后便再也没有了音讯,他还记得我们吗?
 
  离和他第一次见面已经过了三年,这三年里,我们大大小小的见过几次面。而今年,我忽的想起我已经十四岁了,跟三年前的他一样,突然间想起他的脸,像是明白了什么,只有十四岁的年纪,才能明白的。
 
  如今,两年的跨度已经让我渐渐淡忘了他,而现在,我和当年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一样,和他一样十四了,我开始经历我从未规划过的生活,离家、求学、自己坚强起来,每当回家和爸妈诉苦时,他们总会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我默认,毕竟自己选的路,也没有什么权利反驳,每逢和他们一同外出时,他们的脸上总是格外高兴,洋溢着一种夸张而又自豪的笑容,而遇到他们的同事和朋友时,总要寒暄几句,不是就会提到“这就是去北京读书的那孩子吧,真是与众不同啊!”我愣住,与众不同,这是我吗?
 
  我忽然又想起他来,广东的这几年,他应该吃了很多苦头,想我第一次离家时,也是痛心而又决绝的,而他,一个十五岁的人,又该经历怎样的情感波折呢?
 
  我又想起了他送我的那块石头,但打开匣子,还是空的,当时,他离家出走,我把那块石头丢到了山下,早已经找不回来了,他留给我的,除了那块石头,竟什么也没有了。两年前的记忆历历在目,他笑着对我说:“因为,它与众不同!”
 
  因为,它与众不同。
 
  因为,他与众不同。
 
  从小时候就一直生事并不安分的他,一直学习不好从不在乎的他,不征求所有人的意见就独自离家出走的他,都渐渐的在和十四岁的我接轨了。自己一直做到最优秀,一直想要有自己的机会,一直想要脱离世沼泥潭,都只是为了做到与众不同。
 
  这是固有的传统吗?我发现我们竟不谋而合,他去了广东,那个他自认为可以成就他的城市,而两年后,我去了北京,都是十四岁的青葱年华,都是十四岁才能读懂的心话,我们走的是一样的路或许别人不理解,因为他饶的路,远了些,远到看不清该通向何方。
 
  我多想明白,是时间可以改变一个人,还是一个人改变了他应当恪守的时间?
老和网悦读 Copyright 2011-2015, 版权所有 www.laohe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