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老和网悦读频道!我们还推荐你访问: 广场舞视频大全 广场舞蹈网 老和部队

1968,我的吉他,你的长笛

老和网美文欣赏悦读 Feb 09, 2015
有一条岁月的河流,在远离疲惫的原上静静地流淌。河边润润的土壤里长着一种孤独的花,我叫不出它的名字,却阴差阳错地读懂了它不谙世事的哀伤。 
 
1968年的春天,一个芬芳的季节,在我家乡,却开遍了战争的曼珠沙华。一个少年,在战火稍稍安静的黄昏里,坐在开满向日葵的山坡上,抚摸着他的吉他,什么话也没有,望着深深的山谷,听着归鸟的悲鸣,轻轻地哼着家乡的民谣,眼泪一点一点地落下来。 
 
1968年的春天,我就这样逃到有你的国度,带着发疼的伤口,走进这片令人悲伤的安稳里,一条国界线,一边是战火纷飞的我,一边是岁月安好的你。 
 
1968年,扎着两个小辫子的你,穿着洁白的衬衫,黑色的短裙,站在暖暖的阳光里,拿着闪闪发光的银色的长笛,带着稚气,含着笑意,吹着你故乡的歌曲,小孩子在你的笛声里绕着这块不大的油绿的草地,欢乐地跑来跑去。男人们席地而坐,裹着头巾,敞开领子,大口大口喝酒,高声地交谈说笑。女人们不慌不忙地把切好的薄薄的肉片一片片摊在烤架上,离烤架远一点的人,跨着东倒西歪的步子往前凑了凑,用长长的木筷子抢到一片肉,笑意带着醉意,满足地抓一两个恰巧从身边跑过的孩子逗乐一番,然后大方地把肉塞进小孩子的嘴里,发出阵阵笑声。一曲终了,你在大家的掌声里害羞地把长笛藏在身后,低着头开心地笑着,不经意的转头,瞥见了那个说不出话来的少年。 
 
“呐,你好点了吗?”两只手紧紧地抓着长笛,斜斜地横在胸前,你从阳光里跑过来,来到坐在树荫下的我的身边,半低着头笑着看着我的眼睛,小跑后的你,脸上泛出一丝丝不易被觉察的粉红,美丽的眼睛闪着这个季节最亮的光。 
 
1968年,在那一刻之前,我一直以为那一年不会再有春天。 
 
你带着我,抓着我的手,穿越你家乡的田园,走过那一条条蜿蜒的小路,天空的湛蓝,山泉的清澈,你在路上像个孩子一样奔跑,突然停下来,兴奋地捡起漂亮的小石头小心地放在斜背的布包里,向我炫耀着,热烈地笑着。我不能完全听懂你的民族的语言,却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这个民族的美丽,这么美丽的如歌般悦耳的语调,这么美丽动人的灵山秀水,这么美丽的日日夜夜,朝朝暮暮。这么美丽可爱善良的你。 
 
我教你吹我家乡的歌曲好不好,那是一首很古老的歌,苍老到连歌词都被洗净,只剩下一段段沁入灵魂的曲调,我望望流过血的手指,颤抖地拨动吉他的弦。你乖乖地坐在我的身边,侧着身子静静地听着。弹着弹着,你的长笛声和了进来,我心里发了一下颤,听了十多年的故乡,在1968年的异国,被一个异国的少女的乐器声真正地割伤。 
 
1968年的10月,我的家乡不再流血,战争的硝烟慢慢退去。悄悄地把吉他放进琴盒里,晚上的月亮很亮很亮,晚上的空气清凉袭人,少年轻轻地哼着少女的长笛曲,一声不响地溜到国境线,眼泪一点一滴地流下来,明明已经决定了无论如何也不为告别而告别,却无法克制住自己的泪水,我现在,是要回我来的地方。我属于那儿,你属于这儿。 
 
你肯定在安稳地睡着,在这个寂静的夜,做着没有眼泪悲伤的梦。 
 
现在,我有我的妻,她和我一样,在这方饱经战火洗礼的土地上长大,看过这片土地的沧桑和血泪,我很爱她,爱她使我很心安。我们常常唱着家乡的歌,她给这首歌重新填了词,我弹着吉他,她和着唱。 
 
只是每一天都会想起1968年的你,想起1968年的长笛声声,那不是爱,是一种比爱更深的牵挂,现在一定有另一个人陪着你,护着你,比我更能理解你言语,比我更能读懂你的笑颜。 
 
忘了告诉你,我简化了那首歌的曲调,教你时候,我只弹了吉他的一二三弦,因为不忍心,不愿意,把音调低沉的四五六弦去掉了,所以教你的是明快的曲调。你美丽得像虚无的幻,我是现实深刻的痂。 
 
完整的深沉是我一个人的故乡,轻快的明丽是我们的1968。 
 
1968年啊,没有四季,有你,春天流转了365天。 
 
我爱你,在1968年。我的吉他,你的长笛。 
老和网悦读 Copyright 2011-2015, 版权所有 www.laohe5.com.